小说名字:哪部小说的开头堪称神来之笔?作者:倪一宁

发布时间:2020-03-16 09:57:35 来源:小说名字 关键词:小说名字
金宇澄的《繁花》,开头是这样的:

阿宝10岁,邻居蓓蒂6岁,两个人从假三层爬上屋顶,瓦片温热,眼里是半个卢湾区,前面香山路,东面复兴公园,东面偏北,看见祖父独幢洋房一角,西面后方,皋兰路尼古拉斯东正教堂,三十年代俄侨建立,据说是纪念苏维埃处决的沙皇,尼古拉二世,打雷闪电阶段,阴森可惧,太阳底下,比较养眼。蓓蒂拉紧阿宝,小身体靠紧,头发飞舞。东南风一劲,听见黄浦江船鸣,圆号宽广的嗡嗡声,抚慰少年人胸怀。阿宝对蓓蒂说,乖囡,下去吧,绍兴阿婆讲了,不许爬屋顶。蓓蒂拉紧阿宝说,让我再看看呀,绍兴阿婆最坏。阿宝说,嗯。蓓蒂说,我乖吧。阿宝摸摸蓓蒂的头说,下去吧,去弹琴。蓓蒂说,晓得了。这一段对话,是阿宝永远的记忆。

《繁花》里的故事,是很悠长琐碎的,有组不完的饭局,说不完的谈资,男男女女,逢场作戏,力争上游,密集又热闹。只有这个开头,是很安静,很开阔的,蓓蒂那句恳求般的『让我再看看呀』,像是寓言,她没能看仔细的那个上海,我们后来也没看到,只能用文字来复原。

小说里的蓓蒂,应当是落水了,但作者不直写她自尽,只说她变成了一尾金鱼,被黑猫衔着,连跑几条街放生在了苏州河里。你看小说里其他人的结局都是言之凿凿的,要么寒怆,要么荒唐,只有蓓蒂的故事结尾,像童话一样金光闪闪,在七十年代的深沉夜里。

阿宝一直没结婚,周转在很多的饭局和女人之间,通过其他人的嘴,我们知道他一直有个很挂念的小小女孩。

我对『青梅竹马真爱论』这一套很无感,但反复看繁花的这个开头,不仅有身临其境感,好像也在房顶吹那股寂寥的无拘无束的风,还有一点『心临其境』感,后来那么多女人的吴语温存,再软,也有表演的成分,可当时拉紧他的那个小小人,对他全心托付过。

《繁花》里布满了遗憾,毕竟上帝不响,凡人就以为一切皆有我定。但摩挲着这个温柔又开阔,寂静且天真的开头,我还是忍不住想,有些人到底是碰见得太迟了。

最后,附上杜鹃用国语朗诵的这一节视频:

iPad杂志ELLEplus杜鹃用上海话给你读《繁花》http://v.qq.com/page/i/9/0/i01535go790.html更多回复:

知乎网友知乎用户:
今天,妈妈死了。也许是昨天,我不知道。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,说:“母死。明日葬。专此通知。”这说明不了什么。可能是昨天死的。
——加缪《局外人》
极度平淡且简短的句子,正像是局外人。

知乎网友花开直须折:
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

知乎网友花开直须折:
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

知乎网友知乎用户:
今天,妈妈死了。也许是昨天,我不知道。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,说:“母死。明日葬。专此通知。”这说明不了什么。可能是昨天死的。
——加缪《局外人》
极度平淡且简短的句子,正像是局外人。






本文关键词:小说名字
猜你喜欢
相关推荐: